开水冰

孤独久了 一个人便成了最好的常态

© 开水冰 | Powered by LOFTER

认识大叔不久就开始约会了,所有一切都莫名的自然而然,就像我们好像是认识了好久的情侣一般。看电影,牵手,接缠绵又热烈的吻,以及久久的依偎在他怀里的时候,温暖又安心。

现实中的大叔比微信上的他,要可爱,更腼腆。他说他不会粤语,是他心中的痛,所以自然不怎么敢用他的广西白和我交流。但我还是觉得他好可爱。

大叔的租的房子是一个小单间。虽然不过二三十平的公寓,却收拾得整整齐齐,屋子里有各种书籍,帽子,大大小小的灯,还有他给我弹天空之城的电子琴。

我喜欢用他递给我的玻璃杯喝水,透明的玻璃杯有着花瓶的外形,我想用来养金鱼应该会很好看。我也喜欢他的每一套浅灰,深灰的床单,虽然他那套深灰色的床单在我初夜给他的时候,蹭破...

我觉得单身久了 竟然会衍生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心无旁骛家族的缘故 现在基本上天天都会向老蔡张老师报告 连我今天把睫毛刷成苍蝇腿 老蔡妈妈给她们家加了一道青瓜炒鸡蛋的事情我们也会互相拎出来讲

今晚和老蔡张老师聊了一个多小时 从婚恋到交际到家庭到学业 发现自己好像在对某些方面的见解和想法上所表达出来的言语 都特别的令自己感到惊讶 我在想如果不是因为和她们聊起 自己应该不会把最真实最潜在的观点很清楚很自然的阐述出来吧
这一种大家都能够轻松愉悦的气氛下 侃侃而谈似乎能让大家的三观得以碰撞然后升华出新的高度 就特别的美妙

1.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讲求一个对等的关系 如果能在势均力敌的关系里 大...

去完超市回来的路上买了一束橘黄色的小雏菊 放在家门玄关的地方 想要有有秋天的气息
把书桌前的窗台也擦一擦 掸走了厚厚的灰尘 让零零落落的阳光洒进房间内 明亮即舒适
也会把阳台上小花基的薄荷叶子缕一缕 把干枯的褐叶除掉之后又重新埋在土里 既想让它们做养分 又想它们重新生长 生生不息
我妈说 这个时节最适合吃雪梨 雪白透亮的梨 洗净后亲咬一口 梨汁便润心润肺 鼻子喉咙敏感的人最适宜用来降燥 也可以用来煲银耳 纹火细炖 不用放冰糖 黏稠的银耳羹也甜润可口
秋天也似随风潜入空气里 蔓延开来 生活如果能继续那么那么温柔下去就好了

比起贫穷 我更害怕自己老去

一篇日记 不要读 写于2018.9.28凌晨

当我在等着系统转动到下一页的时候 我很焦虑很痛苦很难受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 在这漫长等待中光阴里 我桌上的绿箩在慢慢生长 鱼缸里的金鱼在反反复复的忘了前7秒钟所发生的事情 连办公室隐藏的小强 都可以在这时间里面繁殖了成千上万只小小强
可我只能坐在电脑前 看着那该死的圆圈在转动 网页显示未响应 甚至点击一下电脑界面的其他东西都会卡半天
不禁质疑起来 我是不是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 都要忍受因为系统太落后太卡机而在等候的时间里慢慢的让它把我的青春都流失掉 在这个年纪 对于我而言 这每分每秒都是我最宝贵的年华呀
而此刻坐如针毡的我 看似平静 内心却如乱麻一样 剪不断理还乱 也因为坐太久 腰间疼痛 似乎身体的每...

不拍照了
也不写字了
丧得一批
人间不值得

在花样年华的年纪里骨折的我

一些近日的碎碎念


骨折的那段日子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就像度日如年 骨子里的争强好胜却在这时候冒了出来 从来没有像现在般想自己快点好起来 爬也要爬去公司上班 也开始动摇 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现在的工作 还是继续熬 人呀 总是在闲着的时候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的时候想放弃

再也写不出甜腻腻的文字了 感觉那个甜甜的自己也丢了 谈恋爱的时候总是哭哭啼啼 然后把自己弄得惨兮兮的 有多喜欢老鱼呢 就算八字不合也要喜欢 也不想放手

感觉现在想更一篇博文总是很困难 删了又写 写了又删 工作以后 内心极其浮躁 看不下一本书 也沉静不下来 好在仍然喜欢闲暇时看一小篇散文 对美好的文字保持热爱

蔡学霸说今天她在柜台...

从今以后 再也没有老鱼

大乘教人渡人 小乘教人自渡 我喜欢这个说法

突然也很想希望你能主动一点跟我说晚安 可是好像也没有呢

1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