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水冰

孤独久了 一个人便成了最好的常态

© 开水冰 | Powered by LOFTER

陪安 二

听张震岳某个live版《思念是一种病》的时候,我明明听到了他的哽咽。爱上这首歌的时候,是因为那句,当你在,穿山越岭的那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 思念是一种怎样的感受。电影《陪安》说,想一个人你的脑子里依然是清晰的,但是你思念一个人,就完全乱了。


所以,你可不可以偶尔想起我。


安东尼没有录到鲸鱼的声音,甚至连鲸鱼也没有看到。他只能在碧海蓝天的大海里,无尽地思念小樱。


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最心痛,思念一个不会思念自己的人也是最苦。

所以,连剥栗子的声音,都是无尽的心碎。二十五帧和二十四帧,这一帧的差距,到底还是不同步的两个世界啊。


脑海里一直不能忘记,日式房屋独有的走廊里,安东尼回头看着小樱,小樱望着心爱的学长。


大一的时候喜欢一个师兄,大三的时候看着他牵着另一个女孩子的手。

我以为这么久了,我已经释怀了。没想到还是会很尴尬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的迎面而来,我装作看不见他们绕了路。然后,校道上,满是剥栗子的声音。


我还是没能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呐。


评论 ( 3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