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水冰

孤独久了 一个人便成了最好的常态

© 开水冰 | Powered by LOFTER

尘世里低处盛开的花

要不是因为太深刻,我也不会总是想起那群善良又真诚的人啊。脑海里,身体里,填满了属于她们的故事。

阿芝总是带着她那浓浓的乡音对我说,你们大学生要好好学习,将来是社会的顶梁柱啊。秋丽师傅也总不让我回她微信,义正言辞的说,有时间别总玩手机,多看书。我也会时常想起那个只大我一岁的店长,她经常喃喃地对我说,真羡慕你们啊,现在还在读大学,而我还得养家糊口呢。

寒假的时候去了一家较为高级的面包店打工。短短一个月里,与我最亲近的是我的店长,晓晓。她仅仅大我一岁,94年出生的,却以为人妻人母。有次上晚班时,正好下雨,我妈来接我回家时看见了晓晓。后来她嘱咐我,你们店长好娇小,你以后上晚班不能先走,万一她遇到坏人,直接冲进店里欺负她怎么办。

晓晓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小女生的人。尽管她身上背负着太多的东西。她作为一个未正式的店长,其实每个月得到工资的很少很少。晓晓每个月除了寄大量的生活费回家给女儿给老人之外,还负责家里的柴米油盐。老公在发廊打工,工资也不多,他负责供老家的房子和交房租水电费等各种生活费。她说她不敢花费任何东西。女孩子最爱的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更是极少极少。

“我怕我老公嫌弃我呀,吃这么多会怕长胖”她经常自己带饭,不舍得吃快餐,怕贵。即使是面包店里的面包,也不怎么舍得买。“一个早餐吃了我10块钱,那我午饭晚饭吃什么”

公司的工资条发下来了,她没有得到她应有职位的工资气得眼睛都红了,却也只能小心翼翼得打给人事部,被敷衍了几句又无奈地挂了电话。转而又开始拾起自己该做的事,认真工作。

其实这家面包店里,我见过太多和她一样的女孩子。她们事实上都是一些从外地来赚钱的人,没有太高的学历,工资也很少,但她们却总是那个,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努力工作积极生活着的人。

“其实我们都是同龄人 但是相比较之下 我却比她们要安逸得多 幸运得多 当我还在校园里 无忧无虑专心念书的时候
她们却只能为了那份薄弱的工资努力积攒每一分钱寄回家里”

“当我还在为了不知道选择哪一件衣服的时候 她们还在为能不能多卖出一个面包而发愁 ”

“所以这么多天里面 我真的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 最苦最累的活我主动做 搬搬抬抬也在所不辞
因为我不想因为自己是一个大学生而把自己端得很高 更不会瞧不起她们没有读过书 还一口外地口音”师姐那天问我时,我却突然矫情起来。

现在,真的会,很想很想那些人啊。她们是那样如此诚恳努力。就像尘世里低处盛开的花,默默无闻却努力成长着,无怨无悔。

打工的那段日子里,总会在早晨六点看到,在路边顶着寒风在卖早餐的老夫妻,穿着宽松工作服的环卫工人;下班回家,总会遇到在路上逢人就上前推销的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大酒店当服务员的女孩子们穿着带油渍的工衣;深夜路上,碰见骑车送外卖的大叔,在出租车里埋头吃饭的中年司机。

所以越来越能感受到,那些起早贪黑或者对自己选择的人生无怨无悔的人,才真的是,踏踏实实又勤勤恳恳的每天都在算计着如何过日子的人呐。

感恩,遇到这么一群善良的人。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