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水冰

孤独久了 一个人便成了最好的常态

© 开水冰 | Powered by LOFTER

给我第五瓶救心丹

我知道,一个胖子,跑起肯定不会好看。所以我总要等到夜幕降临,换上我的黑色Polo衫以及厚爱长的休闲裤,NB跑鞋,扎一条长长的马尾辫,仰天长啸,以一个悬崖勒马的姿态,在晚风里,如影随形。 
我倒是希望,时光可以静止,就停在学校图书馆的灯火通明,又长又静的走廊,窗外大雨的潮气还没散去,泛起一地的初秋凉意,轻移凳子,翻书与笔尖触碰的声音更显得四周无比安静,我扶着自己的脸在桌子上,听着一首歌词.。

我也总是喜欢黎明的时候,那即将会被光普照大地的前夕,人们大多还未起身劳作,一片祥和。或者远一点,鸡鸣过后,红橙相混的瓦砖房里,炊烟袅袅。而我坐在窗台,静待光明。 

我觉得,这样的话,会很有安全感。 
"哪有什么安不安全感,那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啊" 
妈妈铲着不粘锅里的韭菜花鸡蛋,一边瞄着时间等着正蒸的香味满溢的鲫鱼掀盖,香葱和姜的味道。厨房里响彻耳边的抽油烟机,忙得红红火火。 
"你爸那时候穷啊,家里一白二净,刚到广州稳食,你们两个大小胖子就相继出生了。我坐着月子,还要挺着腰板搬个凳子坐在灶台前炒菜。天不亮就要做好一些家务,怕你们见不到我的脸就闹。穷啊,每天就盼着你爸可以多赚点钱回家,我来理家。" 

"哪有什么安全感?我那时候每天都在算计着是买生菜便宜,还是白菜更好;如果不买猪肉,买几条鱼仔做个汤会不会营养又省钱。你哥小时体弱多病,你爷爷生病也花大钱。所以我自己偷偷存钱,每天一角钱一元钱的存,生怕家里出点事,那几十块也是救命钱啊" 

"对我来说,安全感就是你们平平安安,就是我手里握着的那一角一元存起来的救命钱,就是我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在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让我倒下的毅力。" 
微波炉叮得一声,里面的芋头烤熟了。我闻到了椒盐濑尿虾以及海水的味道。 
那次说走就走的旅游的前一天夜晚,我们才定好出发地点以及book好各种房间车票船票。我用风扇吹着头发,一边在群上叽叽喳喳地叮嘱同行的百里和绿带好东西,一边在网上搜集各种攻略和天气和地图。车票购买失败是在梦醒后看到的第一条信息。内心咆哮之余,大脑却不自觉地想好各种ABC方案。 
百里和我早早就到了车站,我们讨论大家的意见后,便开始行动。而小绿却等到将近50分钟后才出现在现场。偌大的车站内,眼角瞄到小绿那惺忪的小脸后,我的手早已拖着她在人潮拥挤的大块瓷砖地板上狂奔,时间好像静止一般,只剩小绿的裙角飞扬,以及我那来不及打结的大长发,牵着她越过红地毯,到达婚礼现场。噢,不,是售卖火车票的排队现场。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们仨的第一次旅游,就会是一路狂奔囧途。途中各种不可抗因素的延误,大家太久没有出来玩的大脑短路,各种心理生理的急性症状出现,活脱脱一场与时间的博弈。 
黄昏时刻,大家懒洋洋的在所谓超级美丽的海景餐厅(其实就是民居家里的大排档)里吃着大家都不怎么会吃的海鲜大餐。 
"如果赶不上怎么办"绿嚼着带壳的濑尿虾,一脸无赖。 
"还不是因为你迟到那么多"百里喝着天价可乐,二氧化碳气泡正来劲。 (我挑眉,听着远处的涛声依旧,望着比从化还多星星的夜空,一手香烟,一口闷酒,老脸纵横。嘴角轻吐一圈仙气,漠然。"我会对你们负责的")
"嘿嘿嘿,在你们一脸慌张的时候,我的内心就有一百种方法可以不让你们夜宿街头了!嘢,快夸我,夸我!干杯"我开心大叫。 
"切,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没有着急"又一脸无赖。 
我把自己已经帮她们剥好的第18只濑尿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到她的嘴里。

所谓安全感,还是自己给自己的,才最有底气啊。
回头看看以往,不论是在升学,社团工作,出行计划,还是做各种决定。我都庆幸自己,总能给自己找到解决的出路,或者各种ABC方案。不是借口,也不是说没有做事前那股十足的把握。如果还没到破釜沉舟的地步,我宁愿给自己未雨绸缪的机会。我也庆幸自己,不论遇到什么事情,无论情况有多危及,自己多么失落难过,或者脑袋缺氧,我都会保持冷静。
就比如,过马路的时候,要看车看红绿灯看人,走斑马线不跨栏;在ATM取钱时一定记得清点现金记得拔卡完才走人;还比如,见到大狗小狗野狗恶狗家狗宠物狗时,一定要站着不动;一个人经过M记甜品站的时候一定要控制自己不买冰激凌。
我有退路,我有自己给自己的安全感,我还记得回家的路。

与其说,在黑夜跑步,在图书馆写字发呆,亦或是在黎明时分静默,都是环境和氛围带给我的安全感。倒不如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一瓶救心丹。
让我可以安然地吸取大地给予我的灵气,贪婪地享受静谧时刻带给我独处的时光,然后,眼及之处,心到所地,都依旧平静得不会泛起一丝涟漪。也就是这种舒适到犹如贴身棉衣的亲肤之感,才是自己给自己心灵上最大的慰藉啊。
来,给我第五瓶救心丹。

评论
热度 ( 2 )